“付费自习室”火了!月花1000元去自习,你愿意吗?

老优 2020年2月15日13:01:41“付费自习室”火了!月花1000元去自习,你愿意吗?已关闭评论 69

(央视财经《正点财经》栏目)每个小时花费5元到10元,就可以在一个安静的隔间内学习。

最近,共享自习室开始在北京上海等地流行起来。共享自习室到底是什么样?

上海“付费自习室” 面向白领月租千元

在上海浦东新区的商城路上,就有这样一家共享自习室。

进门后的公共休息区内放着桌椅和书柜,一旁的桌角还摆放着零食、微波炉、打印机等。自习室内是一排排的格子间,总共有100个座位,每个都配备了台灯、充电器、储物柜等基本设备。

虽然采访当天是工作日,但自习室内仍有不少人。由于附近大都是写字楼,这里的会员大都是已经上班的白领,“自我充电”是他们来自习的主因。公共休息区的屏幕上也轮番滚动着最近的考试日期。

在上海虹口区的另一家共享自习室里,由于靠近复旦大学、上海理工大学等高校,里面的会员更多是学生。由于学校的期末考试已过,前来学习的人并不多。

时不我待自习馆创办人李颖:可以按小时记时付费,也可以按天付费、包月畅学付费,平均下来大概几块钱一小时。包月是一个月不限次数、不限时间来打卡自习。平均下来的话,一个小时大概5、6块钱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上海市内的共享自习室每小时单价一般都在5到10元,包月的价格多数在1000元左右。在高昂的价格背后,能够吸引到顾客的主要原因就是安静的环境和学习氛围。

共享自习室顾客:我比较注重学习时候的私密性,我们学校的图书馆是面对面的那种,我喜欢像在小黑屋里,桌子是隔离开的,我的视线范围里就不会有别的人。

共享自习室顾客:环境好,工作人员友好。它不像是那种公共的地方,有人会打扰你。它这边是单人单坐,自己学习的话,氛围比较好,比较适合自己一个人沉浸在个人世界里。

全国新增近千家付费自习室

付费自习室其实并不是个新产物,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日本韩国就流行起按时间收费的自习室。近几年,借着共享经济的风潮,付费自习室开始流行起来。

经记者查询,2019年全年,全国各地就新增了近千家付费自习室。在火热的背后,付费自习室能否盈利呢?这一行业的发展又面临哪些问题呢?

在上海至少有80余家共享自习室,其中的一半都是2019年下半年开始,短短几个月时间内新增的。李颖是上海最早涉足共享自习室的投资人之一,她最早创办的自习室已经运营了两年。

时不我待自习馆创办人李颖:其实从开家店来说的话,无论是租金还是装修,都是比较大的成本投入。我目前创办两年的时间,现在在上海有5家场馆,按照我们自己的预期,如果整个行业是比较良性的发展,我们每家场馆大概两年左右的时间可以回本。

目前,共享自习室运营成本中最主要的是租金,一家300多平米的自习室月租金通常在三四万元,有100个座位,上座率要超过50%才能盈利。

众学空间上海陆家嘴店店长刘云飞:20岁到35岁的客群,可能占比在百分之八九十左右,周一到周五可能会有10多个人,周末的话会有四五十人以上。

在韩国,由于大多数家庭都不只有一个孩子,家里没有足够空间进行学习。因此付费自习室很受欢迎,市场规模超过50亿元人民币。而日本由于公共图书馆关门时间较早,社会上缺失公益性质的学习空间,因此自习室也较为受需要考证的上班族的欢迎。

业内人士认为,本质上共享自习室仍是一种空间租赁业务,由于国内环境和日韩不同,单纯模仿可能会水土不服。

上海市民:我觉得对于普通民众来说,每个月花1000元去学习,价格方面可能不是很亲民。

目前不少共享自习室都存在经营模式同质化,所出售的服务和价格相差无几,如何增加更多的服务内容是共享自习室面临的共同难题。

上海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任远:空间的替代性非常强,人们可以在咖啡馆里学习,而且也可以在教室里学习。因此我觉得对于自习室这样的空间租赁,需要讨论如何在空间的基础上发展出符合市场需求的市场服务,而这样的一个市场服务是盈利的来源。

老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