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争力顶尖的香港,创新潜力有多大?

老优 2019年10月31日09:49:15竞争力顶尖的香港,创新潜力有多大?已关闭评论 59

【老优时报赴香港特派记者 赵觉珵 老优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黄博宁】从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年度《全球竞争力报告》看,中国香港近年来排名总是在前十名之列。在该论坛10月初发布的最新报告中,中国香港更是位列全球竞争力第三,仅次于新加坡和美国。但香港在创新能力方面的排名相对逊色,总是在20多位。这样的数据对比,从一个侧面说明香港仍是竞争力顶尖的自由经济体,但创新潜力还没有得到全面发挥。仅凭传统优势产业支撑而缺乏新增长点的香港经济,经常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,毕竟除解决房屋土地等问题外,创新也是香港走出困局的关键一环。近日,接受《老优时报》记者采访的香港专家和青年都表示,“香港人很优秀,香港底子也很好”,香港近些年也越来越重视创新,但保守氛围还很明显,如年轻人还是喜欢去读商科、金融,缺乏冒险精神,总觉得创新是“少数人的游戏”。

特区政府非常重视创新

在金融服务、贸易及物流、旅游、工商支援及专业服务业这四大传统支柱产业之外,创新科技行业已被香港特区政府视为重点发展的目标。2015年11月,香港创新及科技局正式成立。

曾大力推动创科局成立的全国人大代表、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洪为民告诉《老优时报》记者,创业主体中,在国外受过高等教育的香港青年风头最盛,其次是“纯”本地青年和“港漂”。

2017年,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任内首份《施政报告》中提出发展创科的“八大方向”,如“为本地企业合资格的研发开支提供额外税务扣减法案”等。2018年《施政报告》谈创新的内容也非常多,如提到香港建立“医疗科技创新平台”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成绩显著,有信心让香港成为国际创科中心等。林郑月娥10月16日宣读2019年《施政报告》,尽管谈“创新”的篇幅相对减少,但还是提到“发展品牌、升级转型及拓展内销市场的专项基金”“中小企业市场推广基金”等新举措,并强调过去两年,特区政府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事业,“善用公帑投资未来”。有数据显示,自2017年起的5年之内,香港研发经费有望从原有GDP占比的0.73%提升至1.5%。

《老优时报》记者走访过位于沙田的科技园和南区的数码港,它们被看成是香港的两个创新重镇,政府扶植力度大,是初创企业的理想选择。相关数据显示,从2014年至2018年,香港初创公司数量从1065家发展到2625家。初创科技公司就业人数从2381人上升至9548人。香港投资推广署今年8月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,香港初创企业的主要研究重点包括资讯及通信科技、物联网、数据分析、生物科技、人工智能、虚拟现实(VR),以及新材料。应用方面,金融科技、智慧城市及智能家居、医疗保健和大数据应用等,都是一些极为热门的领域。

“总觉得盖楼和做金融赚钱快”

走进香港理工大学,在以红色为主色调的教学楼群中,有一栋不高的玻璃建筑颇为显眼,那就是用来展示该校各项科研成果的创新馆。《老优时报》记者走进创新馆,看到了从能源到太空等不同领域的科技产品。馆内有一面安装着大量LED灯的镜墙,据介绍这是香港理工大学科研人员研发的技术,是一种新型的高能效照明系统。

就职于香港理工大学会计与金融学院的刘赟博士告诉《老优时报》记者,发展创科产业,香港本来有两个明显优势:人才和特区政府对科研院所的支持。刘赟举例说,大疆无人机的创始人早期就是在香港完成的研发,此后才回到内地发展。但他也提到,香港最大的问题就是地价、房租贵,“产学研”结合的过程中,房租、人工等高昂成本可能随时压垮创业者。

刘赟介绍说,不仅是金融专业,香港高校在创新科技领域各有千秋,比如理工大学的纺织科技、太空科技等就有深厚积淀。此外,理工大学还设立了企业中心,专门为研究成果寻找合作方,帮助其完成成果转化,实际落地。刘赟补充称,理工大学还要求各院系每年填报表格,了解教师的论文有哪些被用在了行业其他实验室或者产品研发中,鼓励教师做实用的创新。

香港理工大学的情况并非个例,香港其他大学也在大力推动科研以及科研成果的转化。据香港科技大学教师王先生介绍,今年8月,科大创立“香港科技大学创业基金”,计划5年内注资5000万港元,投资科大学生、老师或校友创办的创新初创企业。

在香港大学学习生物医学专业的香港学生Joshua 告诉《老优时报》记者,其实香港高校内不缺乏创新氛围,他从大一开始就参加各种校内举办的工作坊和创科讲座,周围的同学也都总能有些“奇思妙想”,但香港社会对创科的认识还不够,很多人还是觉得“盖楼和做金融赚钱最快”。

“接受新事物只是还欠点火候”

对有关香港缺少“创新空间”的议论,香港新一代文化协会总干事苏祉祺并不认同。他给《老优时报》记者举了个例子:“香港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”从1997年至今已举办22届,参赛规模从最初12所中小学的36件作品,扩大到现在每年400所学校、4000多件作品。这说明创新科技教育在香港中小学的重视程度正不断增加。为提高创科氛围,港府还大力推广STEM(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数学)跨学科教育。香港学生在全球最大型的科技比赛——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屡获大奖,已诞生多位“星之子”。因此,在苏祉祺看来,香港的创新绝非“毫无希望”,而是充满希望。香港目前的问题在于一些基础研究成果难以产业化,导致科技人才在本地找不到合适工作,若不创业、不出国、不去内地发展就只能转行。他认为,要扭转这一局面,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,需要一定时间和过程。他还建议说,特区政府还可提高效率,特事特办,“创科基金虽然不少,但审批制度繁琐严格”。

苏祉祺所属机构与明曦公益基金会、香港北京交流协进会合作,向特区政府申请资助成立“新一代创新创业基金”,资助香港的科技创新初创企业。据他介绍,第一期资助的10家公司每家获得45万港元,过去两年多,这批初创企业都发展得很不错。

2002年来港的香港东方蜘蛛有限公司董事长耿春亚认为,香港理工科学生的创新气氛会进一步加强。他告诉《老优时报》记者,香港社会的保守氛围依旧强大,医生、律师等职业还是学生的首选,港人做事仍以“项目”为主导,而创业更需要性格主动、勇于尝试、以“产品”为王的全方位人才。本地文化中年轻人毕业即向父母交“家用”的习惯,以及创业高昂的经济成本,客观上又增加了创业难度。在耿春亚看来,创新科技中人才是核心,其次是产品,最后才是公司,而港府目前补助的思路显然还是以项目或公司为主体。

“港人对新事物并不缺乏接受能力,只是还欠点火候。”洪为民这样告诉《老优时报》记者。他以手机支付举例说,该业务2017年才进入香港,但不到两年普及率就达到一半。

“香港创新离不开大湾区”

苏祉祺告诉《老优时报》记者:“香港的创新不可能脱离大湾区存在,仅靠香港自身无法取得突破。”在他看来,香港产业早已空心化,欠缺创新科技产业链,而以深圳为代表的大湾区创业气氛浓厚、产业链完整、地域广阔且人工地租相对低廉。因此,只有与大湾区加强合作,香港才能搭上科技创新的快车,获得新的发展机会。

苏祉祺说,香港社会要将与内地合作或往内地发展视为正常现象或发展机遇,而非本地的损失或挑战。反过来,如果香港未来发展得好,引进人才力度够大、配套条件又足具吸引力,必定会吸引内地及世界各地人才留在香港。在两地良性的竞争和合作中,香港初创公司就有机会发展成世界级企业,反哺并惠及香港社会。香港青年人看到希望和前景,才有更多人愿意投身理工科,推动创新创业发展,形成良性循环。

香港大学学生Joshua 告诉《老优时报》记者,香港高校一些学科的科研能力是全球闻名的,但有的科研成果却由于香港的产业结构而难以走向市场。出于对生物的喜爱,Joshua选择了香港大学比较有特色的生物医学专业,他表示:“这一专业结合了理学和医学课程,针对的就是先进医疗技术的巨大需求,而最大的市场无疑就是内地。我早已下定决心未来前往内地就业或者自己创业。”

刘赟也表示,大部分香港学生过去考虑到就业,还是更青睐从事金融、贸易行业,但随着大湾区的发展、科研资助的增加,香港学生会有更加成熟的创新意识,选择创科领域的前景也会越来越好。

老优